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思想研究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开始政治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是邓小平理论的重组成部分。在《邓小平文选》中,邓小平深刻的阐述了在中国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必然性、原则、近期目标和长远目标等。深入研究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思想,对于当今中国积极稳妥地推进社会主义政治民主化具有重大的借鉴意义。
  Abstract Since the third session of the 11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China got started on the way of reforming it’s political systems. Political system reform weighs heavy in the Dengxiaoping theory. In the book<< dengxiaoping selected works >>, the necessity ,principles, short-term and long-term goals to reform are explained in sight. Further study is of greatreference signifcance to positivly and steadily promote our socialist polictical democracy.
  关键词政治体制改革;邓小平;思想探讨
  Key Words political system reform, dhengxiaoping, thought exploration
  
  一 政治体制改革的必然性与必性
  关于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必性,邓小平认为我国政治体制中存在不少弊端,必须针对这些弊端进行改革。这些弊端主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是官僚主义。对于官僚主义,邓小平指出,官僚主义现象是我们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广泛存在的一个大问题。它的主表现和危害是高高在上,脱离群众,好摆门面,徇私行贿,贪赃枉法。当前我国一些地方和部门不同程度的存在官僚主义现象,严重的败坏了党的领导干部在人民心中的形象,背离了党的群众路线,是生长在党和国家肌体上的毒瘤,必须予以切除,才能保持党的生机与活力。
  二权利过分集中。关于“权力过分集中”的问题,邓小平作过一系列重论述。邓小平指出,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就是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几个书记,特别是集中于第一书记,什么事都第一书记挂帅、拍板。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当前权利过于集中越来越妨碍社会主义现代建设,所以必须认真解决这个问题。
  三、家长制现象。说的是对于上级的决定、指示,下级必须执行,但是不能因此否定党内同志之间的平等关系。一些同志犯严重错误,同这种家长制作风有关,就是林彪、江青这两个反革命集团所以能够形成,也同残存在党内的这种家长制作风分不开。总之,不彻底消灭这种家长制作风,就根本谈不上什么党内民主,什么社会主义民主。从《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中可以看出,邓小平同志对党内存在的家长作风的严厉批判,并且明确指出消灭家长制作风。
  四、领导干部终身制。1980年邓小平在会上作了《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其中的一项重内容就是从长远着想,解决好交接班的问题。让比较年轻的同志走上第一线,老同志当好他们的参谋,支持他们的工作,这是保持党和政府正确领导的连续性、稳定性的重大战略措施。“坚决彻底的改革,人民才会信任我们的领导,制度中的弊端,夺取出现过的一些严重问题今后就有可能重新出现。只有对这些弊端进行有计划、有步骤而又坚决彻底地改革,人民才会信任我们的领导,才会信任党和社会主义,我们的事业才有无限的希望。”[1]如果不坚决改革1989年11月在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邓小平辞去他担任的最后一个职务——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身体力行地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在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向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顺利过渡中、对于保持党和国家稳定起了关键作用。
  五、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邓小平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中曾指出,今天所反对的特权,就是政治上经济上在法律和制度之外的权利。搞特权,就是封建主义残余影响尚未肃清的表现。旧中国留给我们的,封建主义传统比较多,民主法制传统很少。克服特权现象,解决思想问题,也解决解决制度问题。公民在法律和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党员在党章和党纪面前人人平等。人人有依法规定的平等权利和义务,谁也不能占便宜,谁也不能犯法。
  在当今社会,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现象仍然存在于许多地方,拥有深厚的现实土壤,严重的破坏了社会的公正,危害了社会和谐。之所以存在这些现象,邓小平认为我们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好制度问题。因此,我们必须着重研究政治体制改革的制度问题。
  二 政治体制改革
  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1986年9月,邓小平指出“总的来讲消除官僚主义,发展社会主义民主,调动人民和基层单位的积极性。通过改革,处理好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处理好党和政府的关系。”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邓小平把它分为长远目标和近期目标。长远目标主有三条第一,巩固社会主义制度;第二,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力;第三,发展社会主义民主,调动广大人民的积极性。近期目标也有三条第一个目标是始终保持党和国家的活力;第二个目标是克服官僚主义,提高工作效率。第三个是调动基层和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的积极性。[2]通过实行民主政治,实现广大人民当家作主,充分发挥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强大的生命力和优越性,推动中国民主政治建设进一步发展。此后正是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下,党的十五大又进一步发展了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思想,提出了“以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宏伟目标。党的十六大又进一步求继续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党的十七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坚持正确政治方向,以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为根本,以增强党和国家活力、调动人民积极性为目标,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
  三 政治体制改革坚持的原则
  政治体制改革是一项系统复杂的工程,需统筹兼顾改革的各个方面,才能保持安定团结的社会政治局面,从而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发展。同时,也只有在政治体制改革中坚持正确的原则,才能有助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为了保证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和实现现代化的目标和方向,政治体制改革必须遵循以下原则。
  第一,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特别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四项基本原则作为立国之本,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前提条件。政治体制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改革党的领导制度不是为了削弱和否定党的领导、偏离社会主义方向,相反是加强党的领导,不断坚定社会主义信念。不坚持这一点,就不是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改革。正如邓小平所说“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是有前提的,即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第二,必须从中国的国情出发。
  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从中国的国情出发,根据自己的特点,自己国家的情况,走自己的路。“既不能照搬西方主义国家的做法,更不能丢掉我们制度的优越性。”[3]

  党的“十三大”报告也指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办事,是我们的特点和优势,决不能丢掉这些特点和优势,照搬西方的‘三权’鼎立和多党轮流执政。”针对一个时期中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鼓吹的“全盘西化”的主张邓小平旗帜鲜明的指出“资本主义指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实际是垄断阶级的民主无非是多党竞选、三权分立、两院制。”[4]因此,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和步骤,必须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
  第三,政治体制改革分步骤、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党的“十三大”报告指出“政治体制改革是一项艰巨复杂的任务,必须坚持、审慎的方针,有领导有秩序地逐步展开,尽可能的平稳地推进。”邓小平指出,政治体制改革很复杂,很困难,“每一个措施都涉及千千万万的人”。“每项改革涉及的人和事都很广泛,很深刻,触及许多人的利益,会遇到很多的障碍”,因此,我们“需谨慎从事”。 所以,政治体制改革在党的领导下,分步骤、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
  三、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的独特智慧
  认真研究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的思想,可以总结出邓小平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策略智慧。
  (一)政治体制改革同经济体制改革相配合。
  经过“文化大革命”后中国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国家百废待兴,人民求发展经济、改善生活的愿望十分强烈,国内的主矛盾也发生了明显地变化,而形成于革命战争年代的政治体制越来越不适应经济体制的求。邓小平不失时机的指出,不改革政治体制,就不能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不能使经济体制改革继续前进,就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阻碍四个现代化的实现。同时邓小平还提出将政治体制在经济体制改革中渐进地推进。邓小平指出““经济工作是当前最大的政治,经济问题是压倒一切的政治问题”,“政治工作落实到经济上面,政治的问题从经济的角度解决”。党的“十三大”指出我国现行的政治体制,是过去历史条件下的产物。现在的形式发展了,党的事业前进了,必须对这种体制改革。“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最终取得成功。”[5]
  (二)正确区分政治体制改革中国权力结构体制的改革和国家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理性策略。社会主义基本的政治体制与国家权力结构体制是好的,这是邓小平对社会主义政治体制的基本评价,是邓小平对社会主义政治体制科学理性分析的结果。这一评价对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具有十分重的指导意义,它明确指出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不是社会主义权力结构体制层面,改革重点应是行政管理体制层面,对这一层面的划分关键是首先既肯定了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优越性,明确了改革的方向,坚定了改革的信心,但同时也明显地承认有不完善之处,指明了改革的内容。邓小平指出,其实有些事情,在某些国家能实行的,不一定在其它国家也能实行,我们一定切合实际,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决定自己的制度和管理方式。如西方的民主就是三权分立,多党竞选等等。邓小平清醒地看到,如果我们现在十亿人搞多党竞选,一定会出现‘文化大革命’中那样‘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还有什么精力搞建设,这就求我们切实地加强和完善我国的政治体制,最大限度地保证政策的正确性,如果出了偏差也能及时有效地予以纠正。邓小平在肯定我们基本政治制度的同时,也深刻认识到我们在行政管理体制层面还存在很多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势必会阻碍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
  
   (三)依法治国
  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依法治国,是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思想的重组成部分。党的十五大报告旗帜鲜明地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的法治国家”这一命题。
  法治作为一种治国方略,是相对于人治而言。由于受到几千年封建传统思想的束缚,使得我国的法治传统很少。封建主义的残余影响的长期广泛存在,严重挫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也妨碍了社会主义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所以,邓小平指出“肃清封建主义残余影响,重点是切实改革并完善党和国家的制度,从制度上保证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民主化、经济管理的民主化、整个社会生活的民主化,促进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顺利发展。”[6]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邓小平多次强调使人民享有更多的民主权利,保证人民通过多种有效形式依法管理国家,特别是管理基层政府和企业的权利。他主张法治,反对人治。党的十五大报告论述了依法治国的内涵一是依法治国的主体是广大人民群众,二是依法治国的客体是国家事务、经济文化以及社会事务,三是依法治国最重的是宪法和法律。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